首页 科技 正文

应对评审人“逼迫引入”,新方式来啦,Nature都讲好

萧箫 只想说 凹非寺量子位 报导 | 微信公众号 QbitAI

文章投稿封顶会,結果被评审人暗示着要引用他的文章内容?

不但要在参照连接里引用,并且也要增加文章正文乃至题目?

过去碰到这类始料未及的“问好”,论文作者为了更好地发表论文,大多数只有委屈求全。

喜讯是,现阶段两位来源于英国俄州医学临床研究慈善基金会(OMRF)的生物信息学家开发设计出了一种检验方式,可发觉生物学家故意控制论文引用的个人行为。

难测不清楚,一测吓一跳,根据剖析PubMed数据库查询中的公共性纪录,她们发觉,大概在两万名生物学家中,居然有80人因涉嫌极其曲解别人的引用方式。

换句话说,这80人很有可能是逼迫别人引用自身文章内容的“嫌犯”。

俩位文献计量学家在看了这篇科学研究后,说明“此项科学研究尽管都还没历经同行业审查,但在技术上看来,这类方式应该是恰当的。”

好像从此无需犯愁被评审人「逼迫引用」了。

高被引的检验基本原理

从此次的检验状况看来,学者们运用PubMed,从每章论文中获得作者名字、发布的刊物名字及其序号,由此开展引用剖析。

学者们去除了一部分名字模棱两可的作者(比如不写全称的),防止产生「弄伤」。

在其中,引用论文的方法关键分成引用自身的论文(自引,SC)和引用别人的论文(非自引,NSC)二种,这儿学者关键对于非自引论文的个人行为开展调研。

终究,相对性于瘋狂引用自身的论文而言,逼迫别人引用自身的个人行为更为极端。

随后,她们挑选选用NSC基尼系数(Gini Index)来考量这些被引用学者的非自引状况。

嗯,基尼系数?

听起来有点儿了解,这不是考量我国税收制度状况的嘛?

确实如此,假如贫富悬殊越大,那麼一个国家的基尼系数也便会越大。

但是,这一指数的测算方法对在一个学者的论文引用总数上,也是有一定的大道理。

假如一个学者平常的论文基础无人过问,殊不知却在某一个刊物的某2~3篇文章内容中,出現了很多被引用的状况,相比于均值而言,他的NSC基尼系数便会怪异地上升。

比如,一位来源于古希腊的肿瘤学家Dimitrios Roukos,他的NSC基尼系数就十分异常。

从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四年,Roukos在一本名叫《外科内窥镜》的刊物中得到 71篇论文的近2000次引用,每一项科学研究均引用了他的工作中约20–三十次,并且这种论文都由他的朋友或老师编写。

现阶段,Roukos沒有对于这事开展答复。

「逼迫引用」学术圈身后

你是否还记得2020年二月,著名美籍华裔学者、生物物理和生物信息学家周国城被两个刊物常务委员会辞退的事儿么?

据Nature报导,周国城在出任JTB编委会期内,审查文章投稿论文时规定作者引用自己的文章、乃至将他开发设计的一种优化算法名字添加论文题目,以提升曝光率,数最多的情况下超出50篇,截止被辞退时,他的论文被引频次超出58000次。

特别注意的是,另一本国际性学术刊物《生物信息学》(Bioinformatics)在 2019 年今年初就严禁了周国城再次参加刊物的论文见刊,但那时候并沒有公布他的名字。

对于此事,周国城答复称,自身在论文中提及的优化算法并不是“评审人的逼迫引用”,只是因其精确性而被很多客户所认同应用。

但周国城并非个例。

调研说明,大概有1/5的学者经历过被“逼迫引用”的状况。

对于此事,论文作者期待编写和评审人能开发设计一个数据库查询,确立在同行业审查中,数据库查询内提升了什么材料。

除此之外,为提升论文引用率,经常自引的状况也司空见惯。

但此外,作者也强调,不应该单纯性以论文引用总数来界定论文品质、或者给作者相对奖赏。

“这类状况,才算是从源头上必须更改的。”

作者详细介绍

论文一作Jonathan D. Wren,毕业于得克萨斯州高校西北研究中心,现阶段是OMRF(Oklahoma Medical Research Foundation)试验室的一员,它是一所单独的、非盈利性的高质量生物医学工程科学研究组织。

现阶段,Wren也是《生物信息学》刊物的副编写。

而另一位作者Constantin Georgescu,一样是博士研究生,毕业于爱沙尼亚莱茵河中下游高校,现阶段也是OMRF试验室的一员。

非特殊说明,本文由原创资讯网原创或收集发布。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68nw.com/kj/1197.html